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English 聯系電話:0731—85360186 ?歡迎您進入湖南盛世陽光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
湖南盛世陽光科技有限公司

首頁 > 關于我們 > 行業新聞 >

李俊峰:光伏發電對能源轉型意義重大


———訪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
 
    隨著一系列數據出爐,光伏發電在2017年交出了一份完美的成績單。根據國家能源局公布的數據,2017年,光伏發電新增裝機5306萬千瓦,居可再生能源之首。截至2017年12月底,全國光伏發電裝機達到1.3億千瓦。與此同時,棄光現象明顯改善,棄光率下降3.8個百分點。
 
    如何看待光伏發電超預期的規模增長?如何看待光伏行業實現的進步?2018年又將提供哪些動力,推動光伏產業的健康、穩定、規?;⒄??帶著這些焦點問題,記者專訪了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和國際合作中心首任主任、中國能源研究會可再生能源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李俊峰。
 
    光伏產業已開始為我國能源轉型作貢獻

    中國電力報:2017年光伏發電新增裝機達到5306萬千瓦,實現了超預期發展。您如何看待這一成就?
 
    李俊峰:2017年我國光伏發電新增裝機達到了5306萬千瓦,的確令人振奮,可喜可賀。整體來說,光伏產業通過十幾年的發展,在規模上、技術上、成本上、民生意義上均獲得了很大的成績,已經開始為我國能源轉型作出貢獻。
 
    首先,產業實現了規?;⒄??;叵?012年,受國外反傾銷擠壓,國內光伏行業哀鴻遍野,一批企業破產。為了扶持、挽救光伏產業,黨中央、國務院及時作出決策,適時開啟了國內光伏市場,并出臺了光伏發電的固定上網電價制度。多方努力下,光伏產業規模迅速擴大,“十五”期間國家制定的光伏發電發展的目標是2020年裝機容量達到200萬千瓦,“十三五”把這一目標提高到1.1億千瓦。從目前來看,在實際的執行過程中,光伏發電已然交出了可喜的答卷,2016年新增發電裝機突破了3000萬千瓦,2017年新增發電裝機突破了5000萬千瓦,成為新增發電裝機最多的發電電源,提前三年實現了“十三五”的規劃目標。
 
    其次是,光伏發電的顯現度有了明顯提高,2017年底光伏發電量突破了1100億千瓦時,占當年全社會發電量的1.7%,新增發電量超過了600億千瓦時,占當年新增發電量的15%,成為舉足輕重的新增電源。曾幾何時,我國的光伏產品“兩頭在外”,主要依靠國外市場。而現在,超過50%的市場在國內,光伏開始為自己國家的能源轉型作出貢獻。
 
    第三,技術不斷進步,成本大幅度下降。2012年,光伏組件的光電轉換效率平均為14%~15%,到2017年已經接近19%~20%,平均每年幾乎提高1個百分點,這種進步在光伏發展史上是史無前例的。2012年,光伏發電度電成本最高可達到1元/千瓦時,到2017年變成0.6元/千瓦時,平均每年下降0.08元/千瓦時。不僅如此,通過實施光伏領跑者計劃,光伏發電的成本進一步下降,目前最新招標的項目最低可以降到0.4元/千瓦時。技術快速進步,為光伏發電下一步的成本下降奠定了基礎。現在業界期待,到2020年,能夠實現在用戶側平價上網。到2023年,最遲2025年,可以實現發電側平價上網。這意味著,再用3~5年時間,光伏發電發展就可以不再依靠補貼。
 
    第四,民生意義顯著。通過發展光伏發電,成功促進了東西部地區融合發展。目前,甘肅、新疆、內蒙古等西部地區的光伏產能占全國產能的一半以上。一批優秀的光伏企業在西部崛起,成為支撐當地經濟發展的龍頭企業。光伏產業規模壯大,擴大了社會就業。2012年,光伏就業人口不足50萬人,現在已經擴大到200萬人,提高了3倍多。通過實施光伏扶貧工程,已為150萬農戶提供精準扶貧服務,每年為每戶增收3000元以上,相當于每年提供了45億元的扶貧資金,成為各地精準扶貧的重要措施之一。
 
    第五,從政治意義上講,光伏已成為我國在國際交往中的一張亮麗名片,不僅服務于國內能源轉型,對全球應對氣候變化、能源轉型也作出了貢獻。
 
    中國電力報:2017年光伏發電實現了超預期發展,我們也聽到一些不同的聲音,認為光伏發電太快了,應該控制一下節奏,您如何看待這些問題?
 
    李俊峰:回答光伏發電裝機規模多與少、快與慢的問題,不能局限于光伏發電數字本身,還要從能源轉型的大局來看。僅僅從光伏發電裝機的增量上看,光伏發電裝機一年新增5306萬千瓦,與往年比,確實增長了很多。但從總量上看,光伏發電自2000年至今,已發展了17年。17年間,光伏累計僅僅實現了年發電量1100億千瓦時,而2017年我國全口徑發電量為64179億千瓦時,光伏發電量的占比僅為1.7%,比重仍較小。
 
    另外,從能源轉型發展的角度看,我國已確定了到2020年和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分別達到15%和20%的發展目標,國家2030年能源消費和生產革命的目標是,非化石能源的占比要達到50%以上,2050年要達到75%,乃至80%以上,而現在光伏發電裝機只有1.3億千瓦,無論是其清潔能源占比,還是光伏裝機規模,離規劃目標還有很大的距離。
 
    那么,如何擴大清潔能源的比例?有兩個途徑:一是發展可再生能源,二是擴大天然氣供應。兩者相較,擴大天然氣供應容易受資源限制、技術制約和成本不確定制約。而光伏的優勢是資源不受限制,隨著技術進步,成本也在不斷下降。因此,從長遠看,光伏發電是很值得期待的清潔能源,應進一步加快發展速度。
 
    中國電力報:您提到,光伏是很值得期待的能源。那么,光伏行業這17年的發展能否支撐這份期待?

    李俊峰:光伏發電這些年來的發展的確出現了好的勢頭,特別是近兩三年的發展,布局更加合理,發展更具理性。
 
    首先,光伏發電開始了實質意義的分布式為主,2017年分布式光伏新增裝機1944萬千瓦,同比增長3.7倍。
 
    其次,發展中心向東部亟需能源轉型的地區轉移,山東、江蘇、浙江、河北等以煤為主的省份,已經成為光伏發電新增裝機主戰場,在東部地區出現了一些1000萬千瓦的光伏發電大省。
 
    三是出現了光伏發電與其他行業互補的發展新形勢,譬如,“光伏+農業”“光伏+農戶”“光伏+商場”“光伏+園區”“光伏+漁光”等“光伏+”已經成為許多地區發展轉型的措施之一。
四是光伏發電資源無處不在,成本不斷地下降,在可以預期的時間內,也就是在今后的3~5年成為具有競爭力的能源種類之一。
 
    開源節流并重解決補貼缺口

    中國電力報:隨著光伏裝機規模的不斷增長,我國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不斷擴大。據統計,截至2017年底,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已達到1000億元。您對此如何看待?
 
    李俊峰:首先需要理清一個邏輯,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變大,并非由光伏裝機規模增長造成。截至2017年底,全國光伏發電裝機達到1.3億千瓦,但目前拿到補貼的企業,其實是2013年以前完成的裝機,容量約在2000萬千瓦。這也就意味著,2013年以后新增的1億千瓦裝機還沒有拿到補貼。因此,不能將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的帽子扣在光伏發電頭上。
 
    在我看來,補貼缺口變大的根本原因有兩個:一是征收不到位,入不敷出,補貼的缺口,逐年積累,不斷增大。補貼來源是從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征收,每年應該征收1000億元,但是征收比例約75%,每年欠收200多億元,長此以往,造成了歷史欠賬,多年累積成為1000億元的大缺口。二是征收額度沒有隨可再生能源規模的擴大而提高。目前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征收標準0.019元/千瓦時是2013年確定的,當時的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規模不到1億千瓦,發電量不到2000億千瓦時,現在可再生能源的發電裝機已經超過3億多千瓦,年發電量也超過8000億千瓦時,但是可再生能源附加的額度沒有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要求及時調整,補貼出現缺口是必然的。
 
    中國電力報:那么,究竟該如何解決這一問題?

    李俊峰:解決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,需要開源與節流并重。目前來看,節流已經做得很好,比如,光伏裝機規模雖然壯大,但度電補貼呈下降趨勢??稍偕茉床固?012年的上網電價標準為每千瓦時0.9元、0.95元和1元三個檔次,現在已經下降到每千瓦時0.6元、0.65元和0.75元,每千萬時的補貼下降了0.3元/千瓦時。領跑者計劃出現了一批0.45~0.55元/千瓦時的項目,每千瓦時的補貼已經控制到0.1~0.2元左右,與風電基本相當。隨著技術的不斷進步,光伏發電的每千瓦時的補貼,平均每年可以減少0.1元。
 
   但是我們在開源方面做的很不夠,開源需要做兩點工作:一方面,要足額征收可再生能源附加,把歷年應收未收的欠賬收上來,僅這一項就可以增加可再生能源補貼近千億元;另一方面,根據可再生能源的發展規模,適當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的額度,譬如,將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額度從目前的每千瓦時0.019元,提高到0.03元,每年即可增收600多億元,也可以彌補多年的補貼欠賬。
 
    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國際市場上出現了一批低于3美分/千瓦時的光伏項目,且用的是中國的光伏產品和裝備,甚至有些還是我國企業投資建設的。為何這在中國實現不了?因為我國的各種交易成本太高,包括:土地費用高,獲得使用權的程序過于復雜;企業融資成本過高。如何降低光伏發電的融資成本和土地成本,越來越成為光伏發電行業成本下降的關鍵因素。
 
    仍然要高度重視發展光伏的意義

    中國電力報:光伏產業如何在補貼有限的情況下實現快速發展?政策應該從哪些方面引導?
 
    李俊峰:對此我有四個建議:第一,仍然要高度重視在能源轉型期間發展光伏產業的意義,國家要穩定光伏產業發展政策,促進光伏產業的健康、穩定、規?;⒄?,共同維護光伏發電發展的好勢頭,不能為其潑冷水,更不能對其發展加以限制。
 
    第二,預計3~5年時間,光伏產業就能夠不依靠輸血,實現健康發展。在此期間,應該提出明確的補貼退坡機制,制定補貼梯級式下降目標,激勵企業加快技術進步,通過市場競爭機制,真正實現優勝劣汰。
 
    第三,打破省際間壁壘,擴大外送通道;控制燃煤發電量,在減量不減收的原則下,讓一部分燃煤機組變為調峰機組,為可再生能源發電留出空間,解決好光伏發電等非化石能源發電的消納問題。
 
    第四,在全國開辟綠色電力通道,鼓勵家庭、企業認購綠色電力,提倡政府機構、企事業單位率先購買綠色電力,使消費綠色電力成為全民自覺自愿的行動。
 
來源:摘自《中國電力報》 中國電力新聞網記者 鄒春蕾

相關文章
{ganrao} 篮球比分及时网 生肖时时彩 亚冠篮球比分直播 扑克牌麻将怎么使用 中国足球彩票即时赔率 sm捆绑胶带 手游麻将开挂软件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 内蒙麻将规则 原千岁中文字幕全部 手机版天津11选5 贵州快三 东京热人体固定n01 谁有山东麻将微信群 山东20选5开奖查询 66内蒙古麻将下载安装